青岛科捷机器人有限公司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新闻中心

【焦点】机器人需求进入快速增长期 需正视六大难题(二)

2014-10-21


机器人换人先正视六大难题


  问题一:机器换人先解决三大难题


  实现机器换人面临三大问题。一是用谁的机器。我国在生产一般消费品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但装备制造业的优势并不明显。目前来看,机器换人主要还是用国外的机器来换人。而造成这种市场差距的根本原因在于我国装备制造业的技术水平的差距。二是换掉什么人,谁来操作机器。机器换掉的是出卖体力的操作工,但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人。懂得操作机器的仍是技术工人。如果缺少技术工人操作维修这些先进的机器,最后也难以实现真正的转型升级。三是换下的人去哪里?因为机器换人,传统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将过剩,制造业将出现结构性失业。因此,在机器换人的过程中,要把产业升级与扩大就业统筹考虑,尽量减少阵痛,增加就业渠道。无论是制造业,还是劳动者,都需要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


  问题二:核心零部件的研发滞后中国机器人价格不占优势


  工业机器人研发是一件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硬件、软件、算法、应用等领域。其中,伺服电机、减速器、控制器是机器人的核心部件。


  目前工业机器人的生产规模仍然不大,多数是单件小批量生产,关键配套的单元部件和器件始终处于进口状态,一台进口的减速器约占机器人总成本的35%。受制于跨国公司的技术垄断,难以“自主”,成为制约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最大问题。


  在机器人应用上,目前跟机器人配套的很多传感器等相关的控制元器件大多采用国外品牌,这些品牌质量相对稳定,使用寿命长,同时对复杂现场环境实用性也较强。从这些传感器及元器件的角度来说,国内厂家也是有差距的。


  在整个机器人产业链上,主要的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设备制造厂和下游行业应用这三大块中,国内企业目前主要集中为系统集成商,实现下游应用,即通过对国外采购的机器人,为下游客户进行相应的方案设计,实现利润。而产业链上游无核心零部件制造商支撑,关键零部件方面仍远远落后于外国企业,因此长期受制于人。


  与全球站在同一起跑线的3D打印不同,机器人产业有着成熟的技术和可以预期的市场,发达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中国发展机器人产业所面临的激烈竞争与严峻挑战,不容小觑。而且,要改变帮助别人创品牌的现状,必须突破机器人本体“国产化”的难关。


  问题三:三大条件不具备别盲目上马机器人产业园


  沈阳抚顺新城号称要建全国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预计年产值500亿元;山东青岛新区更是规划1000亩土地,欲打造北方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重庆也于2013年3月通过了重庆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关于加快机器人产业发展情况的报告》,开始在两江新区规划建设一个占地2平方公里的机器人产业园。当地的目标是:到2015年,集聚30家以上企业,形成4万台工业机器人整机及关键零部件、年产值200亿元的生产能力;到2020年,集聚200家以上企业,形成10万台工业机器人、100万台服务机器人、1000台特种机器人的年产能,实现年产值500亿元。


  此外,上海、沈阳、哈尔滨、常州、唐山、徐州提出规划和上马建设机器人产业园的城市多达几十个,以至于某机器人行业网站不得不推出一个精选。这些产业园占地面积一个比一个大,规划产能一家比一家高。


  虽然各地对机器人及智能产业高度重视是件好事,但并不是每个地方都具备建设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园区的条件,其中的判断标准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看是否具有较好的产业基础,包括科研资源、产业资源、人才基础;二是看这个地方是否具有非常庞大的市场辐射能力,通过引进技术,建设基地,形成上下游产业集聚;三是看当地是否具有非常明显的材料基础,有材料优势就有成本优势。如果没有这三种比较优势,或者这三种优势都不是非常明显,建议就不要盲目介入。


  问题四:机器人企业蜂拥而上产业有过剩隐忧


  在中国机器人网站上,围绕机器人也有着争锋相对的讨论。网友cat抱怨说:“按照目前各地规划中已经公布的机器人产能目标,已经基本与2015年全球的总需求规模相当。现在什么公司都想做机器人,只要跟机器人搭点边,股价就会涨,连挖煤的都来搞机器人。”


  大量企业看好工业机器人市场,蜂拥而上造成国内工业机器人恶性竞争,使得国内生产工业机器人的企业利润降低甚至无利润可图,最终制约国产机器人的产业化进程。


  尽管有人认为,几乎所有的新兴产业都会经历野蛮生长的初始时代,重复建设和一窝蜂现象难以避免。


  然而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朝阳产业过山车式的发展之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期许,机器人产业将不会再走光伏、风电的老路,并获得良性的成长。


  问题五:中国的人才培养和研发模式不科学


  造成关键技术受制于人的原因是,虽然中国有近百家从事工业机器人研究生产的高校院所和企业,但是各家研究过于独立封闭,机器人研发分散,未能形成合力,同一技术重复研究,浪费大量的研发经费和研发时间;国内多数企业热衷于大而全,一些具有较好的机器人关键部件研发基础的企业纷纷转入机器人整机的生产,没能形成工业机器人研制、生产、制造、销售、集成、服务等有序、细化的产业链。


  问题六:机器换人“一窝蜂”让人担忧


  如果劳动力价格相对低廉,却急吼吼地引进价格昂贵的先进设备,能合算吗?大量的富余劳动力无业可就,又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机器换人”,出发点是为了什么?这几年,东部沿海一些加工业较发达而人力资源又相对紧缺的地区,用工荒愈演愈烈。于是,这些地方因势利导推动了“机器换人”。此举对解决用工荒、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产业转型升级,无疑大有裨益。


  不过,对于工业基础薄弱、大量富余劳动力亟待转移的地区,一窝蜂地搞“机器换人”,合适吗?窃以为:很值得商榷。


  我们知道,企业发展,首先要虑及成本。就生产成本而论,如果劳动力价格相对低廉,却急吼吼地引进价格昂贵的先进设备,能合算吗?此外,就社会管理成本而论,大量的富余劳动力无业可就,又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当然,机器换人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就业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扩大就业,须臾不能放松。近些年,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很多地方适时推动了农村土地流转,有的种田大户,一家耕种了全村土地,农村大量的劳动力释放了出来。东部沿海一些工业发达地区,随着“机器换人”的推进,用工越来越少。如此两相夹击,中西部一些地方的就业矛盾就日益凸显。


  这些年,不时听人喊“减员增效”。试想一下,如果社会财富没有大的增加、经济总量没有大的提高,减人后,就算企业的效益上去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社会贫富悬殊越拉越大、社会治安越来越差,到头来,我们的行政成本不是越来越高吗?


  因此,我们提倡条件具备的地区,适时推动“机器换人”。同时,还要劝告那些条件不具备的地区,多考虑考虑就业岗位、考虑考虑民生,才是当务之急。


  总体看,机器人产业值得培育,但难以在短期内成为支柱。毕竟,机器人的价格依旧相对高昂,中国的人口红利还没有消失,多数企业没到非用不可的地步。